欢迎访问土地调研网!

当前所在:首页 > 征地补偿知识 > 征地协议 >

浙江临海:低廉征地补偿 遭遇野蛮强征

时间:2013-06-20 17:12 来源:未知 作者:曙光 浏览量:3861 []

  日前,浙江省临海市汛桥镇讯东村村民向本报反映,汛桥镇政府与讯东村委在未征得村民及村民代表同意的情况下私下签订征地协议。并于2012年12月8日,由当地村镇干部及用地企业共同组织200余人对汛东村土地进行强征,期间对不同意征地村民围殴,致使多位村民被打伤。其中重伤入院救治村民12人,轻伤自治的村民30余人。最严重伤者王曰森,头部受伤,经CT检查脑内多处出血,至今昏迷不醒。事件发生至今近4个月,汛桥镇政府对村民诉求仍未给出合理解释。

  据村民提供的征地现场影像资料显示,数十名身穿黄衫人员手拿铁锹,对二十多个村民穷追不舍,现场到处充斥着哭喊谩骂声。而站在路边目睹此情景的当地警察却视若无睹,警车安静的停靠在路边,和现场混乱情况形成鲜明对比。村民被殴打过后的一张张血照滚过屏幕。一些照片内甚至可以看见某些政府领导的身影(录像里有特别标出公职人员身份)。

  这起因征地引发的群体事件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对此,记者展开了深入调查。

  根据村民提供的书面及视频资料所涉及人员,记者首先走访了汛桥镇政府,该镇党委副书记汪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对于讯东村因征地引发的冲突事件,汪颍副书记一再表示镇政府的行为属于“依法清表”。据其介绍,用地方共有四家企业,清表当天四家企业组织了大概一百多人进行清表工作,村镇两级干部约有四五十人在场维护秩序,企业和政府总共近两百人在场。

  就事件引发的原因,汪颖介绍说:“不同意征地的村民有二十人左右,当时大部分村镇干部都在场负责协调指挥清表工作。进场前村民设置了路障,进去后村民先动手,村民向后面的施工队丢石头,丢汽油瓶导致施工队有人受伤。由于企业组织的施工队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被打了之后可能有点冲动,冲突就发生了。维持清表秩序的政府工作人员在殴打事件一开始便急忙上前制止,并安排将受伤村民送往医院救护。”

  对于当天事故的发生,汪颖副书记一再向记者表示,清表过程是完全按照法定程序走的,大多数群众都支持政府工作。但中途由于少数群众不配合,引发了群众和施工队之间的矛盾,造成人员受伤。对于村民质疑征地报批手续不合法的质疑,汪颖则称:“我们所有的报批手续都是按法定程序走的,可提供文件号查询。村民说我们擅用公章,伪造会议记录,这都是不可能的。这个项目是09年报批的,属于上一届镇政府干部的工作内容。上一届在办理各项报批手续时,都是依法进行的,不需要伪造什么。此次征地,大部分村民都是同意的,参与反抗清表工作的村民不过二十余人。”就征地补偿落实问题,汪颖副书记表示,给村民的每亩五万补偿款已基本到位,没有领取补偿款项的村民占总人数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该事件事发地——汛东村。

  村民首先拿出一张盖满红手印的反映材料告诉记者:“我们全部的人都不同意征地,当初开村民代表大会时,大家都不同意签字。村里干部伪造会议记录,私自做决定,在征地协议上签字。非但征地协议的签署采取了不公正的方式,连征地补偿至今仍有大部分人没有领取”。

  据村民反映,该村有三分之二的人尚未领取征地补偿,就连补偿了的那一部分,也不是按照镇政府所说每亩5万的标准来给的。有位老人拿出存折对记者说:“1.8亩的土地,只给了2.4万补偿,肯定不同意的,他们镇政府就这么硬把钱打到村民账户上了,这么点钱,根本保障不了村民的生活。我们都还没同意他们就直接打到我们账户上来,现在接近有三分之二的人没领取土地征收款项。我们是每一亩按照一万三千一百六赔偿的。这么低的补偿,让我们怎么生活?村里像虞方友、孙得青他们都是靠大棚种植蔬菜供孩子念书。现在土地没了,每亩就赔一万多一点点,孩子的学费怎么办?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失地保险也不管用,到了60岁才每个月发280块钱,村里还得抽走200,每个人到手的就是每月80块钱。生活都不能保障的,村民也要活啊!”言语间流露着不满与无奈。

  为了生计,村民想尽办法上访,却遭到重重阻拦和威胁。60岁柳崇标曾带着全村人希望去北京上访,结果只换来一张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CT检查报告单——“右侧顶叶大脑廉旁脑挫伤”。他告诉记者,他不会放弃,会一直上访的。

  据了解,因村民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征地问题无果,村民在镇政府组织清表当天对施工人员进行了阻止,想以此保住耕地。但对于镇政府就村民先动手打施工人员的说法,村民们却有着不同的看法,“镇政府说我们先动手打人。你看看我们受伤的不是老人就是妇女。老人扔石头,能扔多远,能扔多快啊?而且他们几百人,我们才那么点人,怎么可能敢先动手。他们还说我们准备了一些鞭炮汽油,放鞭炮是老人用的,让老人用鞭炮传递信息,鞭炮响了,就知道他们开始征地了,我们就过去阻止。你想想,那么小的鞭炮能炸死人么?我们根本没有用什么汽油瓶,瓶子里的是水。”讯东村王姓村民不无气愤的说:“当时镇政府把警车、救护车都叫来了,就停在路边,本来就准备好了打伤人能随时处理。镇里村里的干部拿着高音喇叭喊着口号让人往前冲的。”采访中,多数村民都表示,镇政府和村干部多位工作人员当天默许,甚至纵容施工队人员殴打村民直至重伤。记者试图联系当天参与清表工作的相关村镇干部对事件真相做进一步了解,但相关人员均未接受采访。

  随后,记者从临海市国土资源局获悉,用地企业分别为“浙江泰克斯林网业有限公司”、“浙江绿大地科技有限公司”、“创盛钢结构有限公司”、“临海市宏强木业有限公司”四家企业,并查阅到汛东村签署征地协议的是前任支部书记谢加万。

  汛东村被征地块属于农村集体承包土地。按相关法律规定,如果要征收,必须先通过承包农户同意,再通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

  谢加万告诉记者,当年的确开过村民代表大会,百分之八十的村民都参加了。但会议并没有通过征地提议。后来召开村民代表二次会议,虽然村两委统一了意见,但村民代表未曾同意,所以征地问题一直没有达成统一意见。

  “我们商量了很长时间,直到现在还没定下来,也从没签订一个同意征地的协议。那个协议不是我自己签的,是上一届的领导签的。上一届领导说,不需要问村民同不同意,签完字跟村民们讲一下就行了。现在上一任干部调走了,这一任干部表示,这是上一任遗留下来的问题。这个事情不管什么结果,反正就这样了。”谢加万对记者如是说。

  就村民因不满征地被打事件,记者尝试拨通了其中两家用地企业负责人的电话,在得知记者采访意图后,企业负责人仅表示事件发生时并不在现场,并不知情。对于记者提出的其它问题均未做任何回应。

  而就征地补偿问题,为什么镇政府说的五万每亩的补偿标准,到了农民账户上只剩了一万多?所谓的“补偿款项基本到位”,究竟“到位”到了哪里?从征地协议的签署,到征地补偿的落实,再到后来的群体性事件,为何当地村民与镇政府的说法都存在明显不同?对此,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从2012年12月8日被打受伤后,王曰森老人一直昏迷至今,全身肌肉已萎缩

征地现场身着橘黄色衣服人员为施工队与之相邻的为村镇干部

  征地现场身着橘黄色衣服人员为施工队与之相邻的为村镇干部

热门标签: 浙江临海:低廉征地补偿 遭遇野蛮强征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最新评论
本网概况|会员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土地调研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时代农业技术研究院主办——金政互联·三农法制调研176网站群平台成员——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土地调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9 tddy.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7469288、010-57028685、13381000694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69288
联系邮箱:tdzaixian@tom.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客服1: 客服2: 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