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土地调研网!

当前所在:首页 > 土地知识 >

何种行政行为会被法院确认无效?

时间:2017-05-16 13:30 来源:天津市国土房管局武清区 作者:佚名 浏览量:153 []

林鸿潮

解答人:林鸿潮,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

确认无效判决是确认判决的另外一种类型,适用于原告胜诉的情形。在以往的规定中,确认判决包括确认有效、合法、违法、无效四种类型。由于确认有效、合法判决在实践中几乎没有适用空间,新的《行政诉讼法》用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全面取代了确认合法、有效判决和维持判决。而保留下来的确认违法、无效判决也作出了很大的改动,在以往的规定中,两者的适用情形是被规定在一起的,而新《行政诉讼法》将两者区分开来。大体来讲,确认判决适用于被诉行政行为虽然违法但不应被撤销或变更,或不宜责令被告履行的案件。其中,如果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根据等明显重大违法情形的,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什么是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它包括行为的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等情形。比如县政府临时组建了基础设施建设指挥部,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这种现象在农村不是个例。而这种临时组建机构表面上看起来是被授权组织,实际上只是个被委托的机构,根本就不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还以强制拆迁为例,县政府自己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个时候,县政府虽然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并且具有强制执行的权力,但是它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作为支撑,相比于适用法律错误或者程序瑕疵等一般违法情形,显然违法程度更高。明显重大违法这种情况不同于上述确认违法的五种情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确认无效判决和撤销判决有哪些区别?我们知道,明显重大违法的行政行为构成无效,一般的违法行为构成可撤销,也就是说,无效行为的违法程度比可撤销的行为严重得多。试想一下,一个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机构作出的行为和一个只是超越法定范围幅度作出的行为,其在危害程度和违法程度上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如果被诉行为在性质上已经达到了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自然要与撤销判决的适用情形区分开来。首先,撤销判决对被诉行政机关的否定性评价程度较轻,只是认定其行政行为一般违法,应当予以撤销,而确认无效判决则对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作出了完全彻底的评价,认定该行政行为已经达到了明显违法的程度。此外,法院在作出撤销判决的同时可以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确认无效的情形发生后,要么是被告根本没有行政主体资格,要么是行为没有任何依据,一般没有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需要和可能,所以法院在判决确认无效的同时,往往对被告科以更多的义务,可以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对比可以得知,确认无效判决虽然也是确认判决的一种,但是其也不同于确认违法判决。在确认违法的适用情形中,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程度要么与撤销判决相同(只是不适合作出撤销判决),要么轻于撤销判决而对原告的权益产生了切实的影响,总之不会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而确认无效判决则需要被诉行为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更为重要的是,两种确认判决的法律效果也有所不同。确认违法判决实际上是撤销判决的一种变通,既宣告了被诉行为存在违法性,但在法律上又容忍被诉行为的存在,是一种折中的判决。而确认无效判决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被诉行为的效力,而且这种否定的程度还要高于撤销判决。被撤销的行政行为,其效力从撤销的时候完全丧失。但其在被撤销之前,当事人仍应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反抗和抵制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被宣告无效的行为,其效力视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产生过。其被正式宣告无效之前,当事人也可以不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适度反抗和地址不应导致法律责任。当然,确认违法判决和确认无效判决在法律后果上也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都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将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法向当事人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的行为,规定为不成立的行政行为。但《行政诉讼法》上所规定的判决类型,并没有确认不成立这种判决类型,这造成了立法上的矛盾。其实,《行政处罚法》里所说的行政行为不成立实际上就是行政行为因重大违法而无效,应该是立法上的失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告剥夺了原告重大的程序性权利,法院应当以被诉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而判决确认其无效。

|||

林鸿潮

解答人:林鸿潮,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

确认无效判决是确认判决的另外一种类型,适用于原告胜诉的情形。在以往的规定中,确认判决包括确认有效、合法、违法、无效四种类型。由于确认有效、合法判决在实践中几乎没有适用空间,新的《行政诉讼法》用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全面取代了确认合法、有效判决和维持判决。而保留下来的确认违法、无效判决也作出了很大的改动,在以往的规定中,两者的适用情形是被规定在一起的,而新《行政诉讼法》将两者区分开来。大体来讲,确认判决适用于被诉行政行为虽然违法但不应被撤销或变更,或不宜责令被告履行的案件。其中,如果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根据等明显重大违法情形的,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什么是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它包括行为的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等情形。比如县政府临时组建了基础设施建设指挥部,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这种现象在农村不是个例。而这种临时组建机构表面上看起来是被授权组织,实际上只是个被委托的机构,根本就不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还以强制拆迁为例,县政府自己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个时候,县政府虽然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并且具有强制执行的权力,但是它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作为支撑,相比于适用法律错误或者程序瑕疵等一般违法情形,显然违法程度更高。明显重大违法这种情况不同于上述确认违法的五种情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确认无效判决和撤销判决有哪些区别?我们知道,明显重大违法的行政行为构成无效,一般的违法行为构成可撤销,也就是说,无效行为的违法程度比可撤销的行为严重得多。试想一下,一个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机构作出的行为和一个只是超越法定范围幅度作出的行为,其在危害程度和违法程度上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如果被诉行为在性质上已经达到了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自然要与撤销判决的适用情形区分开来。首先,撤销判决对被诉行政机关的否定性评价程度较轻,只是认定其行政行为一般违法,应当予以撤销,而确认无效判决则对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作出了完全彻底的评价,认定该行政行为已经达到了明显违法的程度。此外,法院在作出撤销判决的同时可以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确认无效的情形发生后,要么是被告根本没有行政主体资格,要么是行为没有任何依据,一般没有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需要和可能,所以法院在判决确认无效的同时,往往对被告科以更多的义务,可以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对比可以得知,确认无效判决虽然也是确认判决的一种,但是其也不同于确认违法判决。在确认违法的适用情形中,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程度要么与撤销判决相同(只是不适合作出撤销判决),要么轻于撤销判决而对原告的权益产生了切实的影响,总之不会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而确认无效判决则需要被诉行为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更为重要的是,两种确认判决的法律效果也有所不同。确认违法判决实际上是撤销判决的一种变通,既宣告了被诉行为存在违法性,但在法律上又容忍被诉行为的存在,是一种折中的判决。而确认无效判决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被诉行为的效力,而且这种否定的程度还要高于撤销判决。被撤销的行政行为,其效力从撤销的时候完全丧失。但其在被撤销之前,当事人仍应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反抗和抵制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被宣告无效的行为,其效力视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产生过。其被正式宣告无效之前,当事人也可以不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适度反抗和地址不应导致法律责任。当然,确认违法判决和确认无效判决在法律后果上也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都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将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法向当事人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的行为,规定为不成立的行政行为。但《行政诉讼法》上所规定的判决类型,并没有确认不成立这种判决类型,这造成了立法上的矛盾。其实,《行政处罚法》里所说的行政行为不成立实际上就是行政行为因重大违法而无效,应该是立法上的失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告剥夺了原告重大的程序性权利,法院应当以被诉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而判决确认其无效。

|||

林鸿潮

解答人:林鸿潮,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

确认无效判决是确认判决的另外一种类型,适用于原告胜诉的情形。在以往的规定中,确认判决包括确认有效、合法、违法、无效四种类型。由于确认有效、合法判决在实践中几乎没有适用空间,新的《行政诉讼法》用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全面取代了确认合法、有效判决和维持判决。而保留下来的确认违法、无效判决也作出了很大的改动,在以往的规定中,两者的适用情形是被规定在一起的,而新《行政诉讼法》将两者区分开来。大体来讲,确认判决适用于被诉行政行为虽然违法但不应被撤销或变更,或不宜责令被告履行的案件。其中,如果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根据等明显重大违法情形的,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什么是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它包括行为的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等情形。比如县政府临时组建了基础设施建设指挥部,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这种现象在农村不是个例。而这种临时组建机构表面上看起来是被授权组织,实际上只是个被委托的机构,根本就不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还以强制拆迁为例,县政府自己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个时候,县政府虽然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并且具有强制执行的权力,但是它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作为支撑,相比于适用法律错误或者程序瑕疵等一般违法情形,显然违法程度更高。明显重大违法这种情况不同于上述确认违法的五种情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确认无效判决和撤销判决有哪些区别?我们知道,明显重大违法的行政行为构成无效,一般的违法行为构成可撤销,也就是说,无效行为的违法程度比可撤销的行为严重得多。试想一下,一个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机构作出的行为和一个只是超越法定范围幅度作出的行为,其在危害程度和违法程度上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如果被诉行为在性质上已经达到了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自然要与撤销判决的适用情形区分开来。首先,撤销判决对被诉行政机关的否定性评价程度较轻,只是认定其行政行为一般违法,应当予以撤销,而确认无效判决则对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作出了完全彻底的评价,认定该行政行为已经达到了明显违法的程度。此外,法院在作出撤销判决的同时可以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确认无效的情形发生后,要么是被告根本没有行政主体资格,要么是行为没有任何依据,一般没有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需要和可能,所以法院在判决确认无效的同时,往往对被告科以更多的义务,可以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对比可以得知,确认无效判决虽然也是确认判决的一种,但是其也不同于确认违法判决。在确认违法的适用情形中,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程度要么与撤销判决相同(只是不适合作出撤销判决),要么轻于撤销判决而对原告的权益产生了切实的影响,总之不会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而确认无效判决则需要被诉行为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更为重要的是,两种确认判决的法律效果也有所不同。确认违法判决实际上是撤销判决的一种变通,既宣告了被诉行为存在违法性,但在法律上又容忍被诉行为的存在,是一种折中的判决。而确认无效判决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被诉行为的效力,而且这种否定的程度还要高于撤销判决。被撤销的行政行为,其效力从撤销的时候完全丧失。但其在被撤销之前,当事人仍应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反抗和抵制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被宣告无效的行为,其效力视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产生过。其被正式宣告无效之前,当事人也可以不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适度反抗和地址不应导致法律责任。当然,确认违法判决和确认无效判决在法律后果上也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都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将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法向当事人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的行为,规定为不成立的行政行为。但《行政诉讼法》上所规定的判决类型,并没有确认不成立这种判决类型,这造成了立法上的矛盾。其实,《行政处罚法》里所说的行政行为不成立实际上就是行政行为因重大违法而无效,应该是立法上的失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告剥夺了原告重大的程序性权利,法院应当以被诉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而判决确认其无效。

|||

林鸿潮

解答人:林鸿潮,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

确认无效判决是确认判决的另外一种类型,适用于原告胜诉的情形。在以往的规定中,确认判决包括确认有效、合法、违法、无效四种类型。由于确认有效、合法判决在实践中几乎没有适用空间,新的《行政诉讼法》用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全面取代了确认合法、有效判决和维持判决。而保留下来的确认违法、无效判决也作出了很大的改动,在以往的规定中,两者的适用情形是被规定在一起的,而新《行政诉讼法》将两者区分开来。大体来讲,确认判决适用于被诉行政行为虽然违法但不应被撤销或变更,或不宜责令被告履行的案件。其中,如果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根据等明显重大违法情形的,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什么是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它包括行为的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等情形。比如县政府临时组建了基础设施建设指挥部,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这种现象在农村不是个例。而这种临时组建机构表面上看起来是被授权组织,实际上只是个被委托的机构,根本就不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还以强制拆迁为例,县政府自己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个时候,县政府虽然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并且具有强制执行的权力,但是它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作为支撑,相比于适用法律错误或者程序瑕疵等一般违法情形,显然违法程度更高。明显重大违法这种情况不同于上述确认违法的五种情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确认无效判决和撤销判决有哪些区别?我们知道,明显重大违法的行政行为构成无效,一般的违法行为构成可撤销,也就是说,无效行为的违法程度比可撤销的行为严重得多。试想一下,一个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机构作出的行为和一个只是超越法定范围幅度作出的行为,其在危害程度和违法程度上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如果被诉行为在性质上已经达到了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自然要与撤销判决的适用情形区分开来。首先,撤销判决对被诉行政机关的否定性评价程度较轻,只是认定其行政行为一般违法,应当予以撤销,而确认无效判决则对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作出了完全彻底的评价,认定该行政行为已经达到了明显违法的程度。此外,法院在作出撤销判决的同时可以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确认无效的情形发生后,要么是被告根本没有行政主体资格,要么是行为没有任何依据,一般没有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需要和可能,所以法院在判决确认无效的同时,往往对被告科以更多的义务,可以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对比可以得知,确认无效判决虽然也是确认判决的一种,但是其也不同于确认违法判决。在确认违法的适用情形中,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程度要么与撤销判决相同(只是不适合作出撤销判决),要么轻于撤销判决而对原告的权益产生了切实的影响,总之不会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而确认无效判决则需要被诉行为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更为重要的是,两种确认判决的法律效果也有所不同。确认违法判决实际上是撤销判决的一种变通,既宣告了被诉行为存在违法性,但在法律上又容忍被诉行为的存在,是一种折中的判决。而确认无效判决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被诉行为的效力,而且这种否定的程度还要高于撤销判决。被撤销的行政行为,其效力从撤销的时候完全丧失。但其在被撤销之前,当事人仍应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反抗和抵制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被宣告无效的行为,其效力视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产生过。其被正式宣告无效之前,当事人也可以不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适度反抗和地址不应导致法律责任。当然,确认违法判决和确认无效判决在法律后果上也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都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将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法向当事人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的行为,规定为不成立的行政行为。但《行政诉讼法》上所规定的判决类型,并没有确认不成立这种判决类型,这造成了立法上的矛盾。其实,《行政处罚法》里所说的行政行为不成立实际上就是行政行为因重大违法而无效,应该是立法上的失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告剥夺了原告重大的程序性权利,法院应当以被诉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而判决确认其无效。

|||

林鸿潮

解答人:林鸿潮,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

确认无效判决是确认判决的另外一种类型,适用于原告胜诉的情形。在以往的规定中,确认判决包括确认有效、合法、违法、无效四种类型。由于确认有效、合法判决在实践中几乎没有适用空间,新的《行政诉讼法》用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全面取代了确认合法、有效判决和维持判决。而保留下来的确认违法、无效判决也作出了很大的改动,在以往的规定中,两者的适用情形是被规定在一起的,而新《行政诉讼法》将两者区分开来。大体来讲,确认判决适用于被诉行政行为虽然违法但不应被撤销或变更,或不宜责令被告履行的案件。其中,如果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根据等明显重大违法情形的,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什么是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它包括行为的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等情形。比如县政府临时组建了基础设施建设指挥部,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这种现象在农村不是个例。而这种临时组建机构表面上看起来是被授权组织,实际上只是个被委托的机构,根本就不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还以强制拆迁为例,县政府自己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个时候,县政府虽然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并且具有强制执行的权力,但是它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作为支撑,相比于适用法律错误或者程序瑕疵等一般违法情形,显然违法程度更高。明显重大违法这种情况不同于上述确认违法的五种情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确认无效判决和撤销判决有哪些区别?我们知道,明显重大违法的行政行为构成无效,一般的违法行为构成可撤销,也就是说,无效行为的违法程度比可撤销的行为严重得多。试想一下,一个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机构作出的行为和一个只是超越法定范围幅度作出的行为,其在危害程度和违法程度上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如果被诉行为在性质上已经达到了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自然要与撤销判决的适用情形区分开来。首先,撤销判决对被诉行政机关的否定性评价程度较轻,只是认定其行政行为一般违法,应当予以撤销,而确认无效判决则对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作出了完全彻底的评价,认定该行政行为已经达到了明显违法的程度。此外,法院在作出撤销判决的同时可以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确认无效的情形发生后,要么是被告根本没有行政主体资格,要么是行为没有任何依据,一般没有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需要和可能,所以法院在判决确认无效的同时,往往对被告科以更多的义务,可以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对比可以得知,确认无效判决虽然也是确认判决的一种,但是其也不同于确认违法判决。在确认违法的适用情形中,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程度要么与撤销判决相同(只是不适合作出撤销判决),要么轻于撤销判决而对原告的权益产生了切实的影响,总之不会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而确认无效判决则需要被诉行为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更为重要的是,两种确认判决的法律效果也有所不同。确认违法判决实际上是撤销判决的一种变通,既宣告了被诉行为存在违法性,但在法律上又容忍被诉行为的存在,是一种折中的判决。而确认无效判决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被诉行为的效力,而且这种否定的程度还要高于撤销判决。被撤销的行政行为,其效力从撤销的时候完全丧失。但其在被撤销之前,当事人仍应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反抗和抵制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被宣告无效的行为,其效力视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产生过。其被正式宣告无效之前,当事人也可以不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适度反抗和地址不应导致法律责任。当然,确认违法判决和确认无效判决在法律后果上也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都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将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法向当事人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的行为,规定为不成立的行政行为。但《行政诉讼法》上所规定的判决类型,并没有确认不成立这种判决类型,这造成了立法上的矛盾。其实,《行政处罚法》里所说的行政行为不成立实际上就是行政行为因重大违法而无效,应该是立法上的失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告剥夺了原告重大的程序性权利,法院应当以被诉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而判决确认其无效。

|||

林鸿潮

解答人:林鸿潮,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

确认无效判决是确认判决的另外一种类型,适用于原告胜诉的情形。在以往的规定中,确认判决包括确认有效、合法、违法、无效四种类型。由于确认有效、合法判决在实践中几乎没有适用空间,新的《行政诉讼法》用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全面取代了确认合法、有效判决和维持判决。而保留下来的确认违法、无效判决也作出了很大的改动,在以往的规定中,两者的适用情形是被规定在一起的,而新《行政诉讼法》将两者区分开来。大体来讲,确认判决适用于被诉行政行为虽然违法但不应被撤销或变更,或不宜责令被告履行的案件。其中,如果被诉行政行为存在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根据等明显重大违法情形的,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什么是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它包括行为的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等情形。比如县政府临时组建了基础设施建设指挥部,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这种现象在农村不是个例。而这种临时组建机构表面上看起来是被授权组织,实际上只是个被委托的机构,根本就不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还以强制拆迁为例,县政府自己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个时候,县政府虽然具有行政主体的资格,并且具有强制执行的权力,但是它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作为支撑,相比于适用法律错误或者程序瑕疵等一般违法情形,显然违法程度更高。明显重大违法这种情况不同于上述确认违法的五种情形,应当判决确认无效。

确认无效判决和撤销判决有哪些区别?我们知道,明显重大违法的行政行为构成无效,一般的违法行为构成可撤销,也就是说,无效行为的违法程度比可撤销的行为严重得多。试想一下,一个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机构作出的行为和一个只是超越法定范围幅度作出的行为,其在危害程度和违法程度上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如果被诉行为在性质上已经达到了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自然要与撤销判决的适用情形区分开来。首先,撤销判决对被诉行政机关的否定性评价程度较轻,只是认定其行政行为一般违法,应当予以撤销,而确认无效判决则对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作出了完全彻底的评价,认定该行政行为已经达到了明显违法的程度。此外,法院在作出撤销判决的同时可以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确认无效的情形发生后,要么是被告根本没有行政主体资格,要么是行为没有任何依据,一般没有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需要和可能,所以法院在判决确认无效的同时,往往对被告科以更多的义务,可以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对比可以得知,确认无效判决虽然也是确认判决的一种,但是其也不同于确认违法判决。在确认违法的适用情形中,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程度要么与撤销判决相同(只是不适合作出撤销判决),要么轻于撤销判决而对原告的权益产生了切实的影响,总之不会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而确认无效判决则需要被诉行为达到明显重大违法的程度。更为重要的是,两种确认判决的法律效果也有所不同。确认违法判决实际上是撤销判决的一种变通,既宣告了被诉行为存在违法性,但在法律上又容忍被诉行为的存在,是一种折中的判决。而确认无效判决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被诉行为的效力,而且这种否定的程度还要高于撤销判决。被撤销的行政行为,其效力从撤销的时候完全丧失。但其在被撤销之前,当事人仍应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反抗和抵制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被宣告无效的行为,其效力视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产生过。其被正式宣告无效之前,当事人也可以不受其约束,当事人对该行为的适度反抗和地址不应导致法律责任。当然,确认违法判决和确认无效判决在法律后果上也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都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将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法向当事人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的行为,规定为不成立的行政行为。但《行政诉讼法》上所规定的判决类型,并没有确认不成立这种判决类型,这造成了立法上的矛盾。其实,《行政处罚法》里所说的行政行为不成立实际上就是行政行为因重大违法而无效,应该是立法上的失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告剥夺了原告重大的程序性权利,法院应当以被诉行政行为明显重大违法而判决确认其无效。

热门标签: 何种行,政行,为,会,被,法院,确认,无效,林鸿潮,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本网概况|会员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土地调研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时代农业技术研究院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全国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土地调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tddy.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tdzaixian@tom.com 联系:010-57469288 咨询:010-57028685 13381000694 监督:1501059698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